轻.

Maya桑生快!

最喜欢Maya了!!!



(过几天会把贺文补在后面的...今天实在太忙了。xxx


【乔瑟夫生日产粮大会】二十年的速写簿

*ooc致歉。

*乔西,乔西,是乔西!是宫廷画师x王子的paro。

*我不是一个好的叙述着,但我爱着这个故事啊。


    就在那样一个向日葵盛开的季节,乔瑟夫一身破烂的龙舌兰长裙,来到了由齐贝林家族统治的国家的城门前。这样一个和平的国家,城墙早已不是用来抵御外敌的了。城门自然也无人看守。乔瑟夫很轻松的就进入了这个国家,当然,路过的每一个人都那么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据说在这个国家,只要跟着天上叼着向日葵的信鸽,就能找到国王城堡的位置。那些信鸽带着全国各地的人写给国王的信,信上人们赞美他们贤明的国王,反映他们生活中的难处…当然,乔瑟夫不是来找这里已经可以算得上年迈的国王的,他是来找这个王国与他年龄相仿的王子的。

    乔瑟夫四处张望,突然拦住了一辆马车。

  “嘿!我要去城堡!”

    车夫被吓了一跳,战战兢兢地说道“不远…走五分钟就能到…这位先生您还是…”

    可乔瑟夫早已跳上了马车。“走吧!钱我会给的!”

 -


  “王子...门外有个人求见...喂!!!你不要擅自冲进来啊!”

    乔瑟夫还是那一身古怪的衣服,“西撒!我是乔瑟夫!”

    王子脸上的不屑显而易见。“你是谁?”

  “喂,你这家伙怎么能翻脸不认人!你看,这是小时候你送我的速写簿,你给我画的七彩泡泡!”

  “切,我可不记得这事。那本速写簿我倒是蛮有兴趣的,”西撒调整了一下姿势,站了起来“说吧,怎么换?”

    乔瑟夫把那陈旧的速写簿像宝贝一样收好。“我要留下来...做你的宫廷画师。” 

-


    于是王宫里多了这样一位“宫廷画师”。是的,本来没有这么麻烦的职业,是那天之后突然加上的。

    那位很有“个性”的宫廷画师据说见到国王和王子从不行礼。而且只有王子出席的重要场合,才能见到他跟在王子后面。啊不,看得出来他很不愿意走在王子后面,但每次都被王子亲手拉回去。也是见了鬼了,这样的人王子如此护着他..。 

-


  “所以说!不要一直看着我啊!”又一次,西撒回头看见乔瑟夫正在盯着自己看,并且手中的画只动了寥寥数笔。在臣下以及父王面前,乔瑟夫不敢说得太大声。

    国王朝这边看了一眼,西撒便放弃了过去把人拖走的念头。一次一次的对视,在西撒撇过头后,乔瑟夫总是偷偷地笑着。他已经很收敛了,不乖点的话,就不能这样看西撒了。

    会散了。西撒立刻走到了乔瑟夫身旁。西撒清了清嗓子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“嗯?我在完成我作为宫廷画师的职责。”乔瑟夫把画拿给西撒看。画的还不错。西撒气消了一半。

  “我画的当然好看...也不否认你本来就好看啦。”

  “真是的。”西撒转身离开。 

-


    见面的时候是夏天还是冬天来着,不记得了。总之现在已是初秋了。马上就要到乔瑟夫的生日了。西撒是知道乔瑟夫的生日的,当然,这归功于某人天天在王子身边念叨。

  “西撒亲会送我什么生日礼物呢?他亲手做的小玩具?一个热吻?睡到他房间的机会?他自己?”乔瑟夫天天做着这样无意义的幻想。于此同时,他还有着无意义的烦恼“西撒最近老是让我教他画画,是不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啊...” 

    终于,宫廷画师心心念念的9.27日来到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,把守王宫内部的士兵就不得安宁。“请你轻一点,王子还没起床。喂!!!不能进去啊!!”“老子才不管那么多呢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夜没睡的西撒赶紧把画扔到了桌子底下。今天是你的生日,所以麻烦睡到自然醒好不好!现在才六点都不到啊!

  “西撒!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啊!”

  “滚回去!没!有!...有也不给你了。”

  “切...哪有这样的啊......”乔瑟夫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下子扑向西撒。西撒被突然的事态弄得还心神不宁,没来得急躲闪,被乔瑟夫挤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乔瑟夫左手撑在桌子,右手扶在西撒耳边的墙上。

  “让开!你咯到...”

  “西撒,我要生日礼物。”乔瑟夫的碧眼近在咫尺,两个人的胸膛贴在一起,心跳和呼吸仿佛都达到了同一个激烈的频率上。

  “你先让开啊!!”

  “不让。”乔瑟夫又把腰往前挺了一点。“虽然今天是我的生日,但既然你不给我礼物,那我就给你一个惊喜。你必须得答应。”

  “快说,说完就让开!”

  “西撒,我喜欢你。从很小的时候开始。你好像不记得了,但那幅画还在...分开的时候,你答应过我的,那幅画上有二十个泡泡,你说它们每年会破一个。全破的时候让我来找你,你会再帮我画。西撒,我来找你了啊...”

  “...喂...乔瑟夫。”

  “嗯...”

  “你让开...我给你准备了礼物的。”西撒缓缓蹲下,拿出了那张画。他画在一张好像是从某本速写簿上撕下来的纸上。西撒画了一只...正在吹泡泡的乔瑟夫。

  “诺...这样你就有无穷无尽的泡泡了。”西撒避开眼前人的目光,看相别处。

  “我不满意。”乔瑟夫盯着西撒的眼睛,“我要你以后每年给我画一个泡泡。”

  “喂...!!!”

    乔瑟夫突然得到了他幻想的生日礼物中的第二项——一个热吻。啊不,这也是他自己强行要到的。

    乔瑟夫的速写簿上又多了一页。是西撒的那幅画。反面被乔瑟夫写上了一行小字,“这是我最后一次要生日礼物啦。以后我要的就是情人节礼物了...” 

-


  “艾莉娜殿下...乔瑟夫王子回来了...还带了个男人...”

  “艾莉娜奶奶,这是西撒·齐贝林,是邻国的王子,是我的男朋友!”

  “......。”

  “.......!”

  “我们已经在考虑举办婚礼了。奶奶,以后的王后有人了!!”

  “......!!!”

  “乔瑟夫!!!你把我骗过来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!!!” 

-


    从此,王子和公主,啊不,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也同时恭喜两国,都由世袭制顺利地转变为了禅让制。


(The end)


乔瑟夫先生生日快乐啊!新的一年也要好好的对待西撒呀!

(我好渣,我不配写他们...)